北广投资管
行业动态 >  2021,VC/PE冲刺赛:再不投,项目就IPO了-1.20
2021,VC/PE冲刺赛:再不投,项目就IPO了-1.20

2021年初始,VC/PE冲刺赛便已火速开启。


“忙‘疯’了。”被问及开年的状态时,VC机构投资总监包浩广告诉投中网,“2021年的第1周,我已经跑了3个城市。”

 

2021年伊始,2020年创投圈“暖冬”的气息迅速蔓延。

 

“前几年的年初,我们机构大部分人已经开始休年假了。”包浩广提到,“但是,今年很多案子是2020年遗留下来的,想要抢到依旧是一场‘硬仗’,我们不敢休息。”

 

2020年的疫情,将VC/PE的出击按下暂停键的同时,也为投资人留下了一些未尽的功课。

 

如今,手握充足弹药的机构火力全开,抓紧一切时机冲在最前线,希望赶在第一季度结束前拿下自己满意的项目;同时,跌宕的市场环境注定了“投后管理”在2021年非比寻常的意义,GP们纷纷奔忙,加足马力为已投项目“找钱、找资源”。

 

毕竟,“2021年一定不会是更容易的一年”,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对投中网表示。

 

另一方面,退出政策的明朗使机构逐渐迎来IPO的春天。但是,当企业加速奔向资本市场,机构争取份额的时间压力却幂次加大。“再不投,我们看好的项目就IPO了。”远翼投资合伙人杨俊感慨称。

 

VC/PE冲刺赛开启:头部机构“抱团”出击,独角兽融两轮就上市

 

2021年初始,VC/PE冲刺赛便已火速开启。

 

“在一些热门的行业,比如说医疗、高科技及消费品,我们确实感觉到竞争十分激烈,而且是越来越激烈。”杨俊告诉投中网,“此时,基金‘抱团’的现象便已不可避免。我们自己也会和一些最头部的基金‘抱团’,一起去拿下并领投一些项目。”

 

这些被头部基金“抱团争抢”的项目,也是在“走向IPO”的竞赛中步伐最快的一批。

 

杨俊举例称,远翼投资二期人民币基金重仓的一科技项目便是与数家头部机构在A轮进入,当时的估值便已超200亿元。而后,两个月内,该项目又迅速进行了A+轮融资,估值再次攀升。2021年,该项目或将登陆资本市场。

 

“除了互联网巨头的子公司或核心业务的剥离以外,这样的早期案子极速IPO在过去是极其罕见的。”杨俊直言。

 

包浩广同样看到,科创板为这些相对比较早期且尚未产生过多营收的公司开出了“一条光明大道”。“按照常规来看,这些公司可能要融三四轮才能走向IPO。但实际上,2020年开始,我们发现,这家公司融完一轮之后就基本是一个独角兽,下一步就是IPO。”

 

2021年,优质项目留给VC/PE争抢份额的时间越来越少。

 

“能投进去就一定要提前卡位,抢在IPO前进入。”包浩广表示,“从资金端来说,目前市场上自由资金相对是比较充足的。那么在这种情况下,供给端没有任何问题,唯一的问题就是寻找好的资产。”

 

在杨俊看来,项目的估值涨幅还是主要体现在科技及医疗项目上。这其实也隐含着大众对下一个“技术更迭”时代到来的期待。

 

头部机构迎“退出阳春”:抢到份额只是开始,“有的GP每天都在攒局”

 

下一个“技术更迭”时代到来之际,科技独角兽融两轮便上市的现象或将愈发普遍。

 

换言之,有能力拿到头部项目的VC/PE,正在2021年迎来一个最温暖的退出春天。

 

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,2020年1-11月,共334家具有VC/PE背景的中企实现上市,VC/PE机构IPO渗透率高达68.16%。其中,IPO战绩位列前三的机构依次为深创投(21家)、红杉中国(18家)和高瓴资本(17家)。就具体赛道而言,市场上头部VC/PE通过IPO退出的项目涉及的领域主要为医疗健康、硬科技、消费、生活服务等,其中创新药物研发领域为扎堆退出细分领域。

 

数位投资人对投中网表示,2021年,上述赛道的IPO热潮将得以持续。

 

“科创板等国内资本市场路径自不必说,2021年IPO将依旧火爆,很多热门项目都在排队申报中。”杨俊对投中网分析称,“从境外资本市场来看,我们还没有发现有特别不好的情况出现,而且各家大投行给我们的信心也是比较足的。”

 

因此,2021年伊始,“我们一些头部项目也在非常积极地接触投行,紧锣密鼓地开展上市计划。”杨俊透露称。

 

此时,投资人的任务已然加剧,“抢到份额”只是开始。

 

“上市前,投资人可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。”包浩广告诉投中网,“据我所知,有些头部GP每天都在帮项目‘攒局’,毕竟手里好项目多,要扎堆上市了,忙到不行。”

 

杨歌同样提到,“‘投’只是对于VC/PE最基本的要求。最近,我几乎每一天都在不同城市,因为不同的项目都都需要投资人去助力,有些需要对接资源,有些需要帮忙管理,有些需要勾兑下一轮融资,等等。”

 

目前,随着政府引导基金、企业资金及各类专项资金的跑步入场,市场里的资金出现了愈发多元的诉求。

 

杨歌对此表示,“对于VC/PE而言,能投进去不是最大的本事,管理好项目才是。在我看来,GP的主要作用就是要帮助每一个资金和企业对上口,目前的市场环境下,想对上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”

 

如此看来,在“募投管退”各端,2021年的VC/PE都在迎来全新的机遇与挑战。那么,在市场对于GP的要求愈发全面的当下,赶在IPO前抢到份额的头部机构,真的就锁定了胜局吗?

 

最好的案子只会落入固定的口袋,GP赚快钱的能力同样不可或缺

 

“长期保有增长潜力的明星项目在一二级市场都是极其稀缺的。”包浩广表示,“如果能够拿到这样的项目,机构必然将身价倍增,在短时间内锁定胜局。”

 

但是,“这样‘天时地利人和’俱佳的案子,一年又能有几个呢?”包浩广感慨称,“即便是有,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,也只会落入固定几家VC/PE的口袋之中。”

 

多数情况下,在科技、医疗等IPO大热的赛道,VC/PE只有通过“快进快出”来赚取短期的利益。

 

“VC/PE这样赚快钱的方式,我认为是无可厚非的。”杨歌对投中网表示,“这两年,我一直在和很多朋友讲,作为GP,首先你要看得懂价值,要有长期思维;其次,你要能快速变现,为LP赚钱。短期能力与长期能力兼备,方可走得长远。”

 

在目前的市场形势下,GP们不得不面对一种广为人知的无奈:若只从长期角度押注项目,多数机构会“死在黎明前”。

 

但是,如果VC/PE只专注于“赚快钱”,则永远都在为市场“炒泡沫”。此时,“GP会在过度的投机行为中‘死’于某场无法预估的战役。”杨歌表示,“在这几年的一级市场中,这样的例子是不胜枚举的。”

 

总而言之,杨歌认为,VC/PE赶在IPO前拿下项目为LP赚得快钱是一种能力,这种能力是GP维系生存及做好本业的一个基础。

 

但是,赚快钱的同时,GP要想清楚投资的本质价值。具体来讲,“对于目前的中国市场而言,GP最关键的作用应是刺激‘实业’和‘科创新兴’,而非急功近利地快速推动某些企业上市。”杨歌称。

 

当然,在机构争抢份额的同时,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的问题不容忽视。

 

“从2020年开始,一级市场重点赛道整体估值其实都有所虚高。这个时候,二级市场纠错比较快,受宏观影响也比较直接,导致了估值的较快回落。”包浩广对投中网表示,“而在一级市场上,即使投资人心理估值下调,也只能‘忍气吞声’,维持甚至升高其原有估值,最终导致了一二级市场的倒挂。”

 

如今看来,此般的市场疯狂在2021年似乎并无平息之势。

 

因此,对于机构而言,“很多抢到好项目的机构IPO账面回报会非常好看,因为大家踩中了一些红利。但是,这种红利在未来可能已经不多了,那么对于新的投资机会,GP需要重新挖掘。”杨俊提到。

 

那么,在这样的环境下,2021年投资的关键词是什么?

 

杨俊不假思索地答道,“不要被幸福冲昏头脑,努力寻找下一个爆发点——持续的爆发点。”


沪ICP备16024149号-5 北广投资管